你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朔州历史 > 详细内容
代北士马甲天下
(隋唐五代时期)
来源:朔州市新闻中心2018-12-10 10:34:05
浏览字号:
0

朔州在隋唐五代时期,由于地处北部边陲,北邻少数民族地区,在隋结束分裂走向统一,唐由强盛转向割据,五代复由分裂回归统一的大动荡中,以甲马纷驰的全新姿态,登上了中国历史舞台。这一时期,朔州地区不仅走出了诸多名载青史的杰出人物,也成为各路英雄大展风采的广阔天地。因为朔州位居当时的代州之北,故有“代北士马甲天下”之誉。

隋初,隋文帝继承了北周于冲要诸州设置总管府的制度,朔州地区仍设朔州总管府。隋大业元年(605)废。大业二年(606)改朔州置代郡,大业三年(607)又改为马邑郡,统县四个:善阳(今朔州老城,改招远为善阳)、神武(今朔州老城东南)、云内(今大同西北30里)、开阳(由长宁县改名,今忻州神池县城)。其时之境域比今朔、同地区还大。

隋朝由于存在不到40年,在中国历史上只能被视作一个过渡朝代。隋朝在北边数次大破突厥,朔州地区成为大隋维护边境稳定的前沿阵地。朔州目睹隋炀帝三次北巡,见证了他由不可一世转向狼狈不堪的前后过程。刘武周在马邑率先反隋称帝,朔州也由此留下了“塞上古都”的名号。朔州名将尉迟敬德也于此际初试锋芒。而开创大唐基业的唐高祖李渊与王仁恭共抗突厥,也是在朔州初露头角。

唐初,改郡为州,马邑郡改为朔州。唐玄宗开元五年(717),于大同军城分善阳县地置马邑县(今朔城区西影寺村东)。天宝年间,朔方节度使王忠嗣建置静边军(今右玉右卫镇)。唐末增置应州(今应县)。

唐代的朔州,仍为北方边境的军事重地。唐高祖武德初,刘武周以朔州为根据地,席卷三晋,曾与李唐争天下。突厥与李唐的马邑争夺战,重兵云集,几经反复。唐名将李靖于朔州集结重兵,奇袭突厥,勋著史册。这都凸显出朔州战略地位之重要。

“安史之乱”时,郭子仪插入敌后,在朔州右玉地区夺得“静边大捷”,成为唐军战略反攻的转折点。

晚唐之际,沙陀族内附后定居于神武川之黄瓜堆(今山阴、应县、怀仁交界处),凭依此地迅速发展壮大。这一带南壮雁门(代州境内)之藩卫,北为云中之唇齿,古墩野戍,回环盘护,为代北之扼塞、河东之屏障。 此后更成为龙争虎斗的重要基地。

沙陀族习骑善射的尚武传统,也同时影响着此地的民风民性,正所谓“农夫也习挽雕弓”。朔州地区既融合了汉民族和活动于此的诸多北方游牧民族的血液,也同时兼有农耕和畜牧文化的双重特点,人民的衣食既取自于耕耘土地,也获益于牧养牲畜;既食五谷,也啖腥羶。朔州地区的民众体型高大健壮,性格大气豪爽,既淳朴尚义,又剽悍勇猛。沙陀族崛起于代北,号称沙陀骑兵,有着天下第一之称。沙陀军不但有诸胡部族人,同时也有大量的代北汉人,名将周德威就是沙陀军中的著名汉族将领。李克用20余年威镇群雄,勇创大业,堪称这一时期的代表人物。“代北士马甲天下”,也无疑就是朔州在这个非常时期的形象概括。

在唐代,朔州地区的文化事业与军事相比,似乎不太凸显。但唐贞元时,朔州人苑论南宫会试,独占鳌头,成为隋唐时代的一名文状元。大唐高僧窥基与其师玄奘共创唯识宗,对中国佛教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极大影响,成为一代宗师。他们虽已离开家乡,但也光宗耀祖,为朔州增添了缕缕文采,尤其给家乡后辈们奋发上进以极大激励。

五代时期,朔州地区的行政区划发生了重大变化。后唐天成元年(926),马邑升寰州。清泰三年(936),石敬瑭割让幽云十六州给契丹,云州、应州、寰州、朔州均在其中。

五代时期,沙陀军纵横驰骋,入主中原,先后建立了后唐、后晋、后汉三个王朝,在中国历史上独领风骚数十年。在中国军事史上,他们以区区一方的军事力量大展风采于天下,实在罕有其匹。

他们对“以马上得天下”很有自信,但能够出色地治理好天下者却很有限。后唐明宗李嗣源在位7年,即位之初,就极力推行摒除兵革,惩贪倡俭,休养生息的施政方略,连年颁布一系列利民便民诏令,真心实意地希望把国家治理好,让饱经战祸的百姓得以安生,被后世视为难得的“明君”。这无疑也是中原文化和北方游牧文化交汇激荡中短暂的璀璨亮点。此后不到20年,后唐叛将石敬瑭联合契丹灭后唐建后晋,并把朔州地区割让给契丹。

总的来说,隋唐五代时期,朔州地区的历史最为突出的是军事史。这期间,由于不少少数民族政权参与其中,无论是隋末的农民起义、唐初的统一战争、唐中央平定安史之乱,还是藩镇之间的相互混战以及五代时期的政权争夺,尽管规模大小不等,原因各异,都使其性质更为复杂。因此,朔州地区这段历史不但在中国军事史上,而且在中国古代民族关系史上也同样占有相当重要的历史地位。

(摘自《朔州史话》)

点击热榜

热门图片

  • 客户端
  • 官方微信